查看完整版本: [-- (俄翻)《叙事之浓烟滚滚的车厢》出自电影《命运的捉弄》 --]

-> 伊利西亚 -> (俄翻)《叙事之浓烟滚滚的车厢》出自电影《命运的捉弄》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优雪微云 2021-01-30 22:33

(俄翻)《叙事之浓烟滚滚的车厢》出自电影《命运的捉弄》

真的是过去了很久很久的时间了啊,向才女Adalgisa姐姐、朝圣者、小Q姐、伊拜以及向大家问好!即使一时遇不到人,心里也是想念的,每件事我都记得,毕竟也是认真当了好多好多年围观群众的。

大概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俄翻了,真的翻译这首诗,也是过了好多好多年。总之,献给家人以及所有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朋友。疫情期间,保护好自己和家人,调整好身体和情绪,积极向上。



正文开始: 



《叙事之浓烟滚滚的车厢》


亚历山大·科切科夫


“如此痛苦,我亲爱的,又如此不同寻常,


我们竟能像这样亲密地靠在一起,命运交织,


这般痛苦,我亲爱的,又这般不同寻常,


命运却又硬生生将你我割裂开来。


心上的伤口为何仍难以愈合,


任晶莹的泪珠,泛盈滴落,


忧伤的鲜血为何仍汩汩流出,


如骇沸的焦油,溅洒心尖。”


//


//


“只要活着,我就永远伴你身旁,


没有什么能分开你我的灵魂与生命,


只要活着,我就永远伴你身旁,


在爱的归途上生死执手,牵绊相依,


当你出行远方,请带上回忆温存,


那是我们生长于斯的北国家乡,


还有我们温暖的小屋,等你的地方,


海阔天空,无处不在。”


//


//


“忍受着寒冷与黑暗的折磨,


我寻找着这样一处地方,


在那里我无需再去隐藏,


那些无可弥补的遗憾。”


“所有分离一定是为了再次相逢,


请不要忘记我,我的爱,


只要能够重逢,几番煎熬终究值得,


这次我们将一同回去,是的,你和我一起。”


//


//


“如果我迷失途中,难寻踪迹,


你能否找到迷途的我?


白昼明亮,时间却短暂又珍贵,


星光浩渺,银河却似雾气朦胧。”


“我沉默无语,静静地伴你身边,


怎会让你忘记,回家的路,


我安静又坚定,成为你的依靠,


与你同在,带你安好归来。”


//


//


仍沉浸在惊骇中,只见浓烟滚滚的车厢,


无处遮蔽的他,渺小又低微,


烟幕弥漫开来,令人动摇不安,


半梦半醒的他,时不时哭泣,


如何能料,天旋地转,


坡地打滑的列车猛然脱轨,


油枯老旧的轮轴急剧弯折,


车轮碎裂,烟幕颓荡。


静止的车厢,静止的时间,


静止的心跳,静止的生命。


//


//


无可抗拒,命运使然,


在废墟之外,在尘世之中,


满目疮痍,遍体鳞伤,


被抛掷的生命,被离弃的土地。


抑或谁都不能保护,


只能遥隔废墟相望,


实现这一场约定的久别重逢,


远远地挥手,如此遥远,又如此相近。


//


//


此生此世,与挚爱永不分离!


此生此世,与挚爱永不分离!


此生此世,与挚爱永不分离!


植根于心中长生的爱,满腔鲜血为不朽的荐,


每一次分开的瞬间都恍若永别!


每一次分开的瞬间都恍若永别!


每一次分开的瞬间都恍若永别!


此情繁花,开遍风中,眼中,开遍你我同行的归途。


//
//

——出自电影《命运的捉弄》





当离开彼此之时,即便只是瞬息,也仿佛永远一样漫长。

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最喜欢的情诗(本来只记得最后一段),八年难以忘怀,所以抽空找了原诗来翻译给家人朋友。买了一张来看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的门票,结果发现是废墟之中劫后余生的现场,以至于开始怀疑人生。

最美不过《皇村回忆》。黄金时代普希金的《我曾经爱过您》是经典又标准的范本,我同时参考了吉皮乌斯的《爱,有一没有再》,介于两者中间。在忠实于原本字面的基础上,为语义完整性而进行补充,无须含蓄,不循条框,不然最后一段用两句话说明白该如何是好。无论如何,最后一段是全诗感情的积淀与升华,令人动容,在感觉上就像“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当语言具有内敛的感情色彩时,在诗歌翻译中便更加难以传递。也因此,我在翻译过程中融入了自身自从遇到这部电影与这句诗以来这些年的色彩变化。此外,根据电影中男女主演的独白,诗歌对话体明显,对白共三组,第一节与第二节互为对白,第三节一组,第四节一组,男先女后,以引号标明。

9月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观看了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感慨万千,选择德语,并不意味着告别俄语,至此终于认真做了一次翻译。翻译到“В одной давильне всех калеча”时终觉困难,去谷歌了图片。遇到不确定的词汇,参考的是俄德词典Reverso或者俄语字典。当然,我还会进行修正,每隔一段时间再读,语感和准确性也会不断增进。

所谓爱,并非是指对某一个人肤浅的爱情,而是包含了对想要追寻的人和事物,对一直陪伴自己的家人,对关心自己的好友的感情,还有同情、忍耐、给予的能力,才有了等待回去的милый дом可爱小屋。敞开心扉,天下之大,我不过只需一个容身之处。

“此生此世,与挚爱永不分离,
植根于心中长生的爱,满腔鲜血为不朽的荐,
每一次分开的瞬间都恍若永别,
此情繁花,开遍风中,眼中,开遍你我同行的归途。”


怎么说呢,我还是更喜欢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的门票。因为,春天开始之前是冬天。


2021年1月30日,于维也纳。


附: 电影《命运的捉弄》(改名《郎才女貌,好笑怎么还没在一起,急坏宝宝了》)
诗歌在2小时51分。
https://yandex.ru/video/preview/?filmId=11338210685798477090&text=%D0%B8%D1%80%D0%BE%D0%BD%D0%B8%D1%8F+%D1%81%D1%83%D0%B4%D1%8C%D0%B1%D1%8B






查看完整版本: [-- (俄翻)《叙事之浓烟滚滚的车厢》出自电影《命运的捉弄》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48731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